您现在的位置: 素食健康  » 中国健康调查报告

中国健康调查报告-我们面临的困境和需要的解决方案

作者:T·柯林·坎贝尔(T.Colin Campbell)    日期: 2013年1月8日 21:02     来源:

第一部分 中国健康调查,我们面临的困境和需要的解决方案(一)

“不了解食物的人怎能知悉疾病?”

——希波克拉底,医学之父(公元前460-357年)

1946年夏秋交际的一天清晨,金色的阳光洒满牧场,一片静谧。这里既没有汽车马达的轰鸣声,天空中也没有飞机拖着长长的尾线呼啸而过,一切都是那么祥和。鸟儿轻快地鸣叫着,牛群发出低沉的哞哞声,公鸡在打鸣,偶尔的鸡鸣犬吠衬得周围环境更加宁静。

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我打开棕色的阳台门,让阳光倾泻进来。那时我是个12岁的快乐少年。我刚吃完一顿丰盛的早餐,有鸡蛋、烤肉、香肠、炸薯条、火腿肉和两大杯全脂牛奶。我妈妈的手艺真的是太棒了!其实从早晨4:30开始,当我和我父亲汤姆、哥哥杰克挤奶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渴望着这顿丰盛的早餐了。

我父亲当时45岁。他打开了一袋45磅重的苜蓿种子,把所有的种子都倒在地板上。然后他打开一个小盒子,盒子里面是一些很细的黑色粉末。他告诉我们这些粉末是细菌,能帮助苜蓿生长。这些粉末会附着在种子上,并成为植物根系的一部分。我父亲只受过两年的正规教育,但我父亲知道这种细菌能帮助苜蓿将空气中的氮元素转化为蛋白质,而这种蛋白质对牛非常有好处。我们早晨的主要工作就是将细菌和种子进行充分混合。我当时非常好奇,问父亲为什么细菌有这样的作用?这种作用是怎样发生的?我父亲讲得兴高采烈,我也听得津津有味。对于农场长大的孩子,这是非常重要的知识。

17年后,1963年,我父亲第一次突发心脏病,当时他61岁。70岁的时候,他最终因为大动脉血管梗塞而不幸病故。我记得我当时完全崩溃了。那个曾经和我们兄弟姊妹一起站在田间、通过言传身教给予我们许多人生经验的父亲与世长辞了。

从事膳食与健康实验研究几十年后,现在我知道导致我父亲死亡的这种严重的疾病——心脏病是可以预防的,甚至是可以逆转的。要使血管(动脉和心脏)健康起来,可能无需危及生命的外科手术,无需服用可能致命的药物。我现在知道,心血管健康完全可以通过平衡健康的饮食来实现。

这就是食品对健康影响的一个真实例证。多年以来我一直从事营养学的研究和教学工作,试图揭示一个秘密——为什么有些人可以活得很健康,有些人却疾病缠身?我现在知道,食品是其中一个首要的决定性因素。现在是提出这个观点的大好机会,因为我们当今的医疗保健系统不仅成本高昂,还把很多人排除在外,不能真正地改善公众健康,达到预防疾病的目的。尽管关于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专著已经汗牛充栋,但是实际工作中的进展却是微乎其微。

有人生病吗?

如果你是一名美国正常健康男性,根据美国癌症协会的估计,你一生中有47%的概率会患上癌症;如果你是女性的话,你的运气会好一些,但是你一生中患上癌症的概率仍然高达38%1。我们是全球癌症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而且情况正变得越来越糟糕(图11)。尽管在过去30年中,我们在对抗癌症的斗争中投入了巨额的资金,但我们取得的成绩却是微乎其微的。

与很多人想像的正相反,癌症并不是必然之事。采取健康的膳食和生活方式,可以预防多数癌症。老年生活也可以变得更为优雅,更为平静。

癌症仅仅是威胁美国人民生命健康、造成死亡的部分原因。看看其他的地方,我们就可以知道,整体上说,我们都处在亚健康状态。我们正在迅速成为这个星球上体重最重的民族,超重的美国人数现在已经明显超过了体重正常的美国人。如图12所示,最近几十年美国人的肥胖率正在急剧攀升。2

根据国家卫生统计数据中心的报告,大约有1/3的20岁以上的成年人肥胖3!肥胖的定义是:如果某人体重超过正常体重的1/3,那么他就属于肥胖。类似的可怕趋势甚至正在两岁的儿童中发生3。

美国人民面临的最严重的健康威胁不仅仅是癌症和肥胖,糖尿病的发病率近些年来也在急剧升高。大约每13名美国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糖尿病,而且这个比例还在迅速攀升。如果不注意饮食,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会在不知不觉中患上糖尿病,许多人还会终生受到包括失明、截肢、心血管疾病、肾病、早衰和早死在内的各种病痛的折磨。尽管

表13:怎样才算肥胖(两性)?

身高(英尺)体重超过(磅)5′0″1535′2″1645′4″1745′6″1855′8″1975′10″2096′0″2216′2″233注:1英尺=12英寸=03048米1磅=04536千克

如此,那些提供垃圾食品的快餐店现在几乎遍布美国的每个城镇。同以前相比,我们吃得更多4,吃得更快,我们对饮食速度的要求已经超过对饭菜质量的要求。我们将很多时间花在看电视、打电子游戏,或者用电脑上,但却很少花时间到外面去进行运动。


第一部分 中国健康调查,我们面临的困境和需要的解决方案(二)

糖尿病统计数据

1990—1998年发病率升高情况5

年龄30—39岁(70%)·年龄40—49岁(40%)·年龄50—59岁(31%)没有意识到自己有糖尿病症状的人群5:34%糖尿病的后果6:心脏病和脑卒中、失明、肾脏疾病、神经失调症、牙科疾病、截肢每年糖尿病造成的经济损失7:980亿美元

糖尿病和肥胖仅仅是健康状况不良的一种表现,其实发生这些疾病的同时,通常还伴随着其他的并发症。而这些并发症往往是一些更严重的健康问题的前兆,这些疾病包括心脏病、癌症或脑卒中。在此,我想向读者展示两组令人震惊的数据,在过去不超过10年的时间中,30岁的人患糖尿病的发病率升高了70%,而过去30年中,肥胖人群占总人口的比例升高了大约1倍。这种增长速度快得难以置信,这表示美国当前的中青年人群将在未来几十年中对美国医疗保健系统形成巨大的挑战。他们会使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现在医疗保健系统压力已经很大了,这种情况会让局面更加危险,负担更大,以至于无法承受。

但是美国社会中最具有威胁性的疾病并不是肥胖、糖尿病或是癌症,对美国人健康威胁最大的疾病是心脏病。每三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人最终死于心脏病。根据美国心脏病协会的数据,大约有1000万美国人受到心脏疾病的困扰,包括高血压、脑卒中和心脏病8。像我父亲30年前死于心脏病发作一样,你周围必定有人死于心脏病。这30年中,关于心脏病,又有了很多发现。其中最具轰动性的发现就是心脏病可以通过良好的膳食得到预防,甚至得到逆转9,10。严重心力衰竭的患者甚至不能从事最基本的体力活动,但是通过改变膳食结构,这些人就能够找到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个发现具有革命性的意义,通过了解膳食的有关知识,我们可以携起手来,共同对付这个国家最具威胁性的疾病——心脏病。

我们本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很多美国人都是慢性疾病的受害者。我们希望医院和医生能竭尽所能去帮助他们。但是报纸和法庭上却充斥着这样的故事或案例,声称:医院的医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患者得不到充分的医疗护理已经成为一种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现象了。

医学界最具代表性的杂志《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AMA)发表了巴巴拉·思达菲尔德博士的一篇文章。文中称,每年由于医生误诊、用药错误以及药物不良反应和手术失误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了225400人(见表15)11。临床医疗差错已经成为美国第三大死亡原因,仅仅排在癌症和心脏病之后(见表14)12。

表14:主要死亡原因12

死亡原因死亡人数(人)心脏病710,760癌症(恶性肿瘤)553,091医疗11225,400脑卒中(脑血管疾病)167,661慢性下呼吸道疾病122,009事故97,900糖尿病69,301流感及肺炎65,313阿耳茨海默氏病49,558

表1.5:医疗中造成的死亡数11

每年死于下列事故的人数(人)医疗差错137,400非必要手术1412,000其他可以预防的治疗差错1120,000院内感染1180,000不良药物反应15106,000

最后一类重大死亡原因是住院患者死于“药物的有害、意外或不良作用”15,而且发生在用药剂量正常的情况下16。尽管所使用的是经过严格审批的药物,用药的程序也是严格无误的,但是每年仍然有10万多患者死于这种药物意外反应15。这篇报告总结分析了39项研究工作后,偶然发现大约有7%的住院患者,即每15个住院患者中就有1人曾经历过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需要住院,延长住院时间,导致永久性残疾或死亡”15。在此类病例中,患者都是按照医嘱用药的。上述数字并不包括那些给药或用药方式错误的受害者,也不包括“可能”属于不良药物反应的受害者,也不包括那些未能达到预期疗效的用药患者。换句话说,“每15个住院患者中就有1位患者经历过不良药物反应”还属于非常保守的估计数字15。

如果这些人具备更好的营养学知识,而且医学界更多地采用预防措施和自然疗法的话,我们就不用向患者提供这么多有毒、或有很强致命危险的药物了,就不会到了病情无法挽回的时候,才开始给患者使用药物;我们也不会像发狂一样,寻找各种各样的新药,力图延缓症状,减轻病痛,但在消除疾病的最根本的病因方面,却变得束手无策;我们就更不会花钱研发新药、专利保护以及商业推广“魔术子弹”一样的药物了,这种药往往会带来其他健康问题。我们当今的医疗保健系统,已经远远背离了其最初的宗旨。我们应该改变我们的思维,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看待我们的健康问题,应把营养学知识包括进来,并予以实用。

回顾我学过的知识,我对美国公众医疗环境的恶劣,美国人民死亡如此之早,受如此之多的病痛折磨,以及代价是如此的昂贵,感到非常吃惊。

昂贵的坟墓

我们在医疗保健上的花费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见图16)

1997年,我们在医疗保健方面的开销超过了1万亿美元17。实际上,我们的“健康”成本一直在呈螺旋式攀升,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卫生保健资金管理署预测美国医疗保险系统在2030年的总开销将达到1万6千亿美元17。医疗成本的升高速度远远超过了通货膨胀的速度。美国经济每产生7美元的收入,就有1美元花在了医疗保健上(图17)。在过去不到40年的时间中,相对GDP增长比例而言,我们在医疗保健方面的成本已经增加了300%。那么我们多花的这部分钱都购买了哪些东西呢?给我们带来了更好的健康保障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我相信公正的评论家都会同意我的看法。

近来有研究根据16项不同的医疗保健效能指标比较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西欧七国等12个国家的健康状况19。其他国家在医疗保健方面的平均开销只占美国在这方面的人均开销的一半。那我们一定有理由期望本国的医疗保健系统的排名高居榜首吧?实际上在这12个国家当中,美国医疗保健系统可能是最糟糕的11。在另外一项独立调查中,世界卫生组织按照医疗保健系统的绩效评估标准进行比较,美国的排名是第37名20。很明显,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并不是世界上最好的,尽管我们在这个方面投入的经费最多。

在美国非常常见的情况是,医生对患者采取什么样的治疗措施和手段,决策的出发点常常是医疗成本,而不是能否真正解决问题。今天,美国有44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21。在医疗健康方面花了这么大的代价,比其他国家都要高,但是有数以千万计的人连最基本的医疗保险都得不到,这种情况是很难让人接受的。

从疾病流行率、医疗效能和经济角度考察,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步履维艰、困难重重。仅仅重复那些数字和图表并不能说明问题。我们中的许多人,花费大量时间去医院治病,或者是在养老院和看护中心陪护我们患病的亲人,你对医疗系统的效能之差肯定有切身的体会。一个本来应该提供医疗、保障健康、治疗疾病的系统却常常变成伤害我们的武器,这不是很矛盾的一件事情吗?


第一部分 中国健康调查,我们面临的困境和需要的解决方案(三)

齐心协力,消除困惑

美国的公众需要了解真相。他们需要知道我们在研究中得到出结论,人们需要知道为什么疾病可以避免?为什么我们在有关研究方面花费了数十亿美元,许多人仍免不了夭折的命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解决方案很简单,而且代价也并不昂贵。美国人民健康危机的核心是:吃的食物并不健康。就这么简单。

尽管我们当中很多人认为,关于营养我们了解的已经足够多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追逐一个又一个的时尚食品,我们蔑视饱和性脂肪、黄油或碳水化合物,然后我们又开始对维生素E、钙补充剂、阿斯匹林或锌着迷,把我们全部的身心和精力投入到极特殊的营养素上,就好像这么做能够揭示健康的秘密。所以常常是流行的潮流掩盖了事实的真相。也许你还记得20世纪70年代末风靡全国的蛋白质潮流吧。当时的说法是,只要用蛋白浆替代真食物,你就可以减肥。在很短的时间内,大约有60名妇女死于这种饮食。近年来,数以百万计的人开始摄入高蛋白、高脂肪膳食,他们的理论依据多数来自像阿特金斯博士的《新饮食革命》、《蛋白质的力量》、《南部海滩饮食》之类的图书。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些时髦的蛋白质饮食正是很多健康问题的罪魁祸首。我们并不知道营养实际上也可以伤害我们。

长达20年以来,我一直在与这种刻意误导公众的行为进行斗争。1988年,我受邀参加了美国国会政府事务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主席是约翰·格林议员。我负责向大会提交报告,解释为什么公众会对膳食与营养感到如此困惑。在国会作证之前,以及从此以后,我一直都在研究这个问题。现在我可以自信地说,公众对膳食与营养缺乏清晰的认识,其主要原因之一在于某些科学家仅仅强调细节,而不谈整体。科学家总是花大量的时间去分析某个单独的营养素的作用,例如维生素A是否能够预防癌症,或者维生素E是否能够预防心脏病,因此他们总是通过高度抽象化或简单化的分析总结出结论。这种做法实际上低估了自然本身的复杂性。我们总是研究食物中极小的生物化学部分,试图从中得到广泛适用的结论,这就导致了研究结果的自相矛盾。而这种自相矛盾的结果导致科学家和决策者无所适从,并进而导致了公众的困惑、不安和无所适从。

全新的解决方案

多数营养学畅销书作家都宣称他们是营养学研究者,但是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工作是不是涉及那些原始的、从严谨科学角度出发的实验。他们本人并没有设计、参加或实施这样的研究,他们的工作并没有得到同行专家的仔细审核,他们在同行评审的科学杂志上没发表过文章(或发表过为数甚少的文章),他们实际上也没有接受过营养科学的正式培训,没有参加任何专业协会组织和团体,也不是同行评审专家。但是他们确实能提出一些非常具有诱惑力的说法或产品,能够吸引投资,把大众读者引入另一个短暂的、而且没有什么价值的饮食潮流中,同时把大把的金钱揣入自己的口袋。

如果你经常去附近的书店,而且熟悉“健康”类书籍,你很可能听说过诸如阿特金斯博士的《新饮食革命》、《南部海滩饮食》、《糖衣炮弹》之类的书籍,这些书使得健康信息更加混乱,更加晦涩难懂。只要你还没有被这些快速做饭的方案折磨得精疲力竭,你一定会不停地盘算着如何计算热量,如何测量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肪是几克等问题。但是你思考了这么多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什么?是脂肪么?碳水化合物么?什么样的营养素配比能让你最大程度减轻体重?十字花科蔬菜适合你的血型吗?服用的补充剂对吗?每天需要摄入多少维生素C?是多钾症吗?每天需要多少克蛋白质吗?

我讲到这里,大家可能就明白了,这些都是所谓的时尚饮食,和真正科学的饮食观没有什么联系。它是误导性的医学科学和大众媒体结合的产物。

如果你只是对两周减肥食谱感兴趣的话,那么我这本书并不适合你。我希望你用智慧,而不用能力按照食谱做。我想给你提供一种更深刻、更有益的方法审视健康。我给你提供的处方是很简单的,也是很容易执行的,它给你带来的好处比任何药物或手术都要有效,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我的处方不是某种食谱,不需要你每天画图表,不需要你计算每天摄入多少热量,我写本书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挣钱。关键在于,我想用非常翔实和有说服力的证据,说服你改变你的饮食和生活方式,这样能给你的健康带来巨大的好处。

那么,我的良好健康处方就是:吃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会给健康带来多种益处;吃以动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会给你的身体带来意料不到的危险,此类食品包括奶制品、肉类和鸡蛋。我这本书并不是从某种假设的观点,或是从某个哲学思想出发,来证明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对健康的价值。实际上我是从相反的角度——从一个生活经历中爱吃肉食的农场主与一个职业生涯中“有所建树”的科学家。以前在给医学院的学生讲营养生化时,我甚至会习惯性地贬低素食主义。

但是我现在想以尽可能清晰的语言来阐释我的观点的科学基础,只有人们真正相信了这些科学证据和这些经验带来的益处,人们才能真正开始去改变自己的膳食习惯,并且坚持新的习惯。人的口味实际上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健康的考虑只是其中之一。我的任务是把这些科学证据以读者能够理解的方式呈现给他们,至于能不能理解,怎么执行等其他的事情还是交给读者自行决定吧。我所持观点的科学证据主要来自于实际生活中的观察和切实的科学实验,不是假想性的、幻想性的、或是哗众取宠式的噱头,是从合理的研究成果中总结出来的。实际上,我的观点在2400年前就已经为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所称道,他说:“世界上实际上只有两件事情:去了解一件事情和坚信别人已经知道的事情。去了解一件事情即所谓科学,而坚信别人已经了解的某件事情是无知。”我想告诉读者的是我所了解的事情。

很多证据都来自我本人、我的学生以及同事的研究结果,这些研究的方法各式各样,目的也是形形色色,包括对菲律宾儿童肝癌发病率以及黄曲霉毒素摄入量关系进行的一项调查22,23。这是在菲律宾进行的一项全国性的调查研究,是全国自助营养中心的菲律宾营养不良的学前儿童的项目24。还有一项在中国进行的针对800名妇女的营养调查25-27,调查膳食因素对骨密度和骨质疏松的影响。还有一项针对乳腺癌生物标志物的研究28,29,该标志物的出现表明乳腺癌发生,主要用于乳腺癌的早期诊断。另外一项是全国性的、综合的膳食与生活方式因素与疾病死亡率的调查,该调查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170个村庄中进行,即中国健康调查30-33。

这些研究涉及的范围之广,程度之复杂都是史无前例的,这些研究涉及被认为与各种膳食习惯做法有关的疾病,因此提供了全面观察膳食与疾病关系的机会。我是中国健康调查项目的负责人,中国健康调查的有关工作从1983年到今天仍在继续。

除了在人群中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外,我还在实验室中进行了一项为期27年的动物实验研究。60年代末期,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我进行了一项有关膳食和癌症关系的研究,我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最好的科学杂志上。通过这项研究,我们对癌症发生的核心机制提出了置疑。

以上这些项目中,我和同事得到的资助,足以支持我们进行74年的科研工作,换句话说,我们同时进行的科研项目往往不止一个,我们在35年中完成了大约74年才能完成的工作。从这些工作中,我本人以第一作者和联名作者发表了350篇文章。我、我的学生和同事受到了无数的奖励,其中包括1998年美国癌症研究所颁发的终身成就奖,奖励我们在膳食、营养和癌症的关系上作出的突出贡献;《自我》杂志1998年颁发的最富影响力的25位膳食科学家奖;以及2004年由天然营养食品联合会颁发的波顿·卡尔曼科技奖。另外,我还受40多个州和数个国家的邀请,参加各种研讨会和医学会议,我们的研究成果得到了业界的广泛承认和尊重。我也多次出现在国会的各级委员会,以及联邦和各州的各种机构中,这说明公众对我们的研究也是非常感兴趣的。我上过不少电视节目,接受过不少采访,例如麦克尼尔的“新闻时段”,以及其他至少25家电视台的采访,我还接受过《今日美国》的采访,并登上该报纸的头版。《纽约时报》和《星期六晚邮报》也采访过我,给我写了专栏文章,还有专门拍摄我们研究工作的电视纪录片,这些都是我公众生活的一部分。


第一部分 中国健康调查,我们面临的困境和需要的解决方案(四)

未来的希望

通过这些工作,我认识到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能给我们带来更多、更深远、也更为有益的影响。这些好处是任何手术和药物治疗所不能比拟的。心脏病、癌症、糖尿病、脑卒中和高血压、关节炎、白内障、阿耳茨海默氏病、勃起障碍以及各种各样的其他慢性病大部分都可以通过膳食预防。这些疾病都与年龄增长和组织退化有关,是导致多数美国人盛年早衰或早夭的原因。

而且,我们现有证据证明,晚期心脏病、某些类型的较晚期癌症、糖尿病以及其他一些慢性疾病都可以通过膳食实现逆转。我记得,我的上级一度不能够接受营养能预防心脏病的证据,他非常强烈地怀疑营养能够扭转晚期疾病。但是证据是不容忽视的,无论是科学界还是医学界的从业者,如果他们对这样的观点完全置之不理的话,他们就是僵化教条的、不负责任的科学工作者。

良好营养更令人鼓舞的一种益处是,能够预防本认为是由于遗传因素引起的疾病。我们现在知道,即使我们本身携带这样的致病基因,我们仍然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这些遗传病。但当前科研的资助方向仍然支持某个特殊的基因决定某种特定疾病的理论,认为我们可以通过选择性地关闭某个基因来治疗某种疾病。在一些药物公司的公共推广项目中,他们描述了这样一幅远景:每个人都有一张身份证一样的卡片,上面列出了所有良性和恶性的基因,当持此卡去看医生的时候,医生给患者据此开出一粒抑制坏基因的药丸。我强烈怀疑这种奇迹能否实现,或者这样的推论经过仔细的验证后,能否得出没有偏见的、同样的实验结果。上述这些设想都属于远期梦想,但是这些梦想掩盖了那些成本比较低廉、我们支付得起的有效解决方案,即以营养为基础的解决方案。

在我的实验室中,我们已经通过动物实验证明:尽管动物体内携带有强致病性基因,通过调整饲料中的营养素,我们还是可以激活或抑制癌的生长。我们对此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并将结果发表在最好的科学杂志上。稍后你会看到,这些发现简直可以说是惊人的,而且在人群调查研究中也重复观察到了同样的结果。

良好的膳食结构不仅能够预防疾病,而且也能造就健康,在生理、心理上都能给你带来一种幸福、安康的感觉。有些世界级的运动员,如铁人戴维·斯科特、田径明星卡尔·刘易斯、艾德文·摩西斯、网球运动员蒂娜·那夫拉蒂诺娃、世界摔跤冠军克力斯·坎贝尔(和我没有亲属关系)以及68岁的马拉松选手卢斯·希腊德等都食用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低脂膳食,这样的膳食能够让他们的竞技状态更好。在实验室中,我们给一组大鼠喂食一种类似美国公众日常饮食的饲料,其中有很高含量的动物蛋白;另外一组大鼠给予动物蛋白含量较低的饲料,将这两组动物进行对比。当我们比较两组大鼠的“蹬车轮”实验结果时,你猜怎么样?这组摄入低蛋白的大鼠的运动能力更强,更不容易疲劳。而那些摄入高蛋白饲料(和我们类似)的大鼠,其运动能力比较差。这个结果与世界级运动员的体会是相符的。

其实这样的结论在医学界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观点,大约一个世纪以前,耶鲁大学医学院一位知名的营养学专家罗素·辛廷顿教授,就做过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对学生生理运动能力影响的研究34,35。他让有些学生食用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检测他们的体能表现,其试验结果和我们在大鼠上得到的研究结果相比,尽管时间相差了100年,但却令人惊奇地相同。

最后一个问题是:我们现在过度依赖于药物和手术。其实,只要保持合理而且平衡的膳食,我们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过度使用和依赖药物,而且还能避免药物带来的副作用。人们也不用像以前一样,花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在医院中治疗各种慢性疾病。医疗保健的成本将会下降,医疗差错的概率也会下降,早衰性死亡率也会下降。实际上,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可以做到其承诺的义务,保护并且改善我们的健康。

一个简单的开局

现在我经常回想起农场的生活,它使我形成这么多的思维方式。那时我家过着典型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场生活,我们不是在田间劳动,就是在照顾牲畜。我母亲拥有当地最好的菜园子,夏天的时候,她每天都在那里劳作,给我们提供新鲜的食物,我们吃的食物都是自耕自种的作物。

我的人生之路非常的与众不同,我经常被学到的东西所震惊。如果能回到20世纪中期,我希望我的家人和周围的其他人能有我现在这些关于食品和健康的见解。如果那个时候我们的知识能达到今天的水平,我父亲的心脏病就可以得到预防,甚至得以逆转。这样的话,他就能见到我最小的儿子,就是现在帮我编写这本书的人。他不仅能多活几年,生命质量也会更高。过去45年的科研生涯告诉我,现在必须要告诉人们如何避免诸如此类的悲剧了。科学真理已经揭开,但是还需要向大众广为传播。我们不能听任这个世界再这样发展下去,现状得不到改变。不能眼看着我们深爱的人遭受不必要的痛苦。现在是站起来、澄清疑虑和掌握我们自己健康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