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太虚讲堂 » 太虚大师 » 太虚大师年谱简编

太虚大师年谱简编

发布时间: 2012年2月4日   来源:

公元1889年·清光绪十五年 1890年1月8日(清光绪十五年农历十二月十八日),吕淦森(太虚乳名)出生于浙江海宁长安镇一木工家中。

1890年·清光绪十六年 秋,父吕骏发卒,年仅28岁。

1893年·清光绪十九年 夏,生母张氏改嫁。年仅5岁的吕淦森玩于大隐庵依外祖母生活。同年就二舅所设私塾启蒙,体弱多病。

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 从二舅读"四书"及《今古奇观》之类,萌发了学习兴趣。

1897年·清光绪二十三年 秋,初次远行,随外祖母赴安徽九华山进香朝礼。路经吴江县平望小九华寺,进寺瞻仰。

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 1897年12月(农历戊戌年正月),随外祖母赴普陀山朝礼,顺路瞻仰宁波天童寺、阿育王寺、灵峰寺等,常常向望僧人生活。冬,外祖父张其仁卒。外祖母生活更困难。

1901年·清光绪二十七年 春,13岁的淦森终于辍学,入长安镇一百货铺当学徒。夏,生母去世,年亦28岁。

1902年·清光绪二十八 年初,以疟疾屡次发作而回外祖母家休养,自学。冬,赴浙江石门祭扫祖坟。奉外祖母旨意拟变卖或出租祖产维持生计,参加科举考试。族人不允,仍回长安镇。

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 入长安另一家百货铺当学徒,因休弱只能为店主做家务。

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 5月中旬(农历四月初),籍故离长安镇,拟往普陀山出家。6月于平望小九华寺,剃度师士达,法师唯心,属禅宗临济法系。秋,随士达往浙江镇海依师祖奘年,奘年赐法字太虚,并为求药,疟疾乃被根治。12月,随奘年往宁波天童寺受戒,得戒师敬安,尊证师道阶。1905年1月,敬安着意栽哉太虚,修书介绍他往宁波永丰寺随释歧昌学习佛经。

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歧昌授以《法华经》,太虚阅《指月录》、《高僧传》等,开始试着"参话头"。

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春,歧昌授以《楞严经》,太虚兼习诗文。夏,至宁波天童寺听道阶讲《法华经》、《教观纲宗》、《相宗八要》,读《弘明集》、《广弘明集》等。9月3日(农国七月十五),与释圆瑛订为盟兄弟,发愿同为佛门栋梁。明太虚年十八,圆瑛二十九。  

1907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秋,赴慈溪西方寺阅《大藏经》。冬《大般若经》有悟。

1908年·清光绪三十四年 春,结识释华山,阅康有为《大同书》、梁启超《新民说》、章太炎《告佛子书》、《告白衣书》等,励志以佛学救世。夏,结识革命僧人栖云,阅孙中山、章太炎先后主编的《民报》、梁启超主编的《新民丛报》、邹容所著《革命军》,开始与革命党人来往。秋,营救栖云出狱。与圆瑛、栖云一起辅助敬安组织宁波僧教育会,试办新式佛教教育。

1909年·清宣统元年 春,就读于杨文会主持的南京祗洹精舍。同学有仁山、智光及梅光羲、欧阳渐等。秋,至普陀山化雨僧小学任教,与释印光初次交往。

1910年·清宣统二年 3月(农历二月),应栖云之邀赴广州,拟组织僧教育会未成。夏,于广州狮子林设佛学精舍讲学,编《教观诠要》、《佛教史略》。秋,被推为双溪寺住持,与革命党人多交往。

1911年·清宣统三年 春,时参与革命党人秘密集会。4月27日(农历三月二十九日)同盟会发动广州起义失败,作《吊黄花岗》诗。5月,清宾围白云山捉拿太虚,太虚隐居《平民报》报馆。6月,经上海返宁波,旋往普陀山度夏,以诗文与释豁宣、印光相唱和。秋,应召回宁波天童寺,为敬安拟"请愿保护及改革振兴佛教书"。一度寓沪,三至慈溪西方寺阅《大藏》。10月10日(农历八月十九日),武昌起义爆发,随即各省响应,江浙光复。太虚离开宁波,漫游沪、杭及江淮,尤与江亢虎等社会党人声气相求。

1912年·民国元年 1月,抵南京发起组织佛教协进会。旋与仁山等至镇江金山寺召开佛教协进会成立大会,筹建佛教大学。不久,仁山等与旧曾发生剧烈冲突,会务陷于停顿。4月1是,赴沪参与敬安等发起的中华佛教总会的筹备。佛教协进会并入总会。

1913年·民国2年,1月8日,敬安入寂。2月2日,佛教界在上海静安寺开敬安追悼大会,太虚发表演说,提出佛教三大革命(教制、教产、教理)。后赴宁波延庆寺,与式海等筹建佛教弘誓会,起草会章。以多反对而失败。3月31日,中华佛教总会在沪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推举冶开、熊希龄为会长,设办事处于上海清凉寺,任命太虚为会刊《佛教月报》总编辑。5月13日,《佛教月报》创刊,太虚曾就此发表《至私篇》、《宇宙真相》、《无神论》等。9月,该刊以经费不敷停刊,共出四期。太虚赴浙东。

1914年·民国3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太虚"对于西洋学说,及自己以佛法救世的力量,发生怀疑,觉到如此的荒废光阴下去,甚不值得。"(《我的宗教经验》)10月,"闭关"于普陀山。印光为封关。随即温习中国佛教传统诸典籍,尤重《楞严经》、《大乘起信论》。精读严复所译西学各书与章太炎所著。作《震旦(中国)佛教衰落原因论》。

1915年·民国4年 春,研读三论(《中论》、《十二门论》、《百论》),著《佛法导论》,作《教育新见》、《哲学正观》等近十篇论文。自夏起,专攻《楞伽经》、《解深密经》、《瑜伽师地论》、《摄大乘论》、《成唯识论》、《唯识述记》、《法苑义林》等主要属唯识的经论,兼涉律部。秋,对密宗产生了初步兴趣。撰文反对北洋政府公布的《管理寺庙条例》。冬,著《整理僧伽制度论》、《人乘正法论》。

1916年·民国5年 夏,《首楞严经摄论》脱稿。是年,因阅《唯识述记》再悟,理论风格一变。

1917年·民国6年 2月4日出关,性格趋老成稳健。盘桓于宁波以及上海、普陀山、慈溪等地。10月,应台湾基降灵泉寺善慧之请,赴台湾、日本讲演、考察。12月19日返沪,推行僧制革新信念加强。时年29岁。

1918年·民国7年 1月,住宁波观音寺,编《东瀛采真录》。阅《频伽藏》密部经典仪轨。春,出任普院山前山知众。7月,陈裕时、蒋作宾、黄葆苍来普陀,依太虚学佛,谈及整理僧制,商议暂先成立佛学研究宣传团体,逐步开展活动。8月,抵沪与章太炎、王一亭、刘仁航等商议,创立觉社,以出版专著、编发丛刊、演讲演学、实习修行为主旨。10月,赴武汉弘法,颇有成效。11月,主编《觉社丛书》创刊。是年曾赞助王一亭等创立上海佛教居士林。

1919年·民国8年 春,于觉社讲经多种。作《唯物科学与唯识宗学》、《中华民国国民道德与佛教》,以明科学与唯识相通,佛教伦理仍初国民道德。5月4日,爱国学生运动爆发。6月,与竹溪一起赴北京向北洋政府请愿,要求取消《管理寺庙条例》未果。多与在京学者只不晤谈。夏,与道阶、觉先等发起创立中国五族佛教联合会,亦未果。9至10月,在京讲经弘法,于积集福慧,创造净土特多发挥,成效渐著。11月5日,赴南京,访欧阳渐于支那内学院筹备处。10日,应张謇之邀在南通讲经。12月,赴杭州,拟改《觉社丛书》、(季刊)为《海潮音》月刊。

 1920年·民国9年 2月4日,作《支那内学院文件摘疑》,批评内院章程。约同时,《海潮音》创刊,其宗旨为"发扬大乘佛法真义,应导现代人心正思。"太虚被推举为杭州西湖弥勒寺及大佛寺住持。后两寺并一恢复古名兜率寺。4月,作《新的唯识论》、《近代人生观的评判》等文。5月,再赴武昌讲经,听众甚盛。发表《人工与佛学的新僧化》、《唐代禅宗与社会思潮》,提倡僧众自食其力,实行农禅结合、工禅结合。7月,赴广州于东堤国会议员俱乐部讲《佛乘宗要论》。8月,应请赴香港讲佛学。10至12月,至武汉,讲经授戒,与李隐尘等发起成立汉口佛教会。王森甫等归依。12月10日,应请赴长沙弘法,发起成立长沙佛教正信会。

1921年·民国10年 春,作《行之主义之佛乘》,指出:一般佛教徒偏于自利自了尤为新兴佛教前途之危机。3月23日,接任杭州净慈寺住持。随即着手该寺整顿改革,拟建成新禅林。引起旧僧不满乃至仇视,挑起诉讼。同时太虚在杭州多次讲经,作《佛法大系》。8月至11月,第二次赴京讲经,极一时之盛,并参与赈救北方灾民。11月9日,离京返杭。在杭作《论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提出了人生佛教的判教依据。12月,赴武汉讲经。

1922年·民国11年 1月,提出建立旨在培养佛教人才的武昌佛学院设想,邀请武汉政、商、学各界商讨。3月13日,武院筹备会于汉阳归元寺召开。春,作《圆满一心之唯识观》、《对辨大乘一乘》、《对辨唯识圆觉宗》,会通唯识与圆觉。4月8日,赴黄陂弘法。14日,应武昌中华大学邀请,讲授印度哲学、新的唯识论。随后赴陕西讲学。5月,应聘出任武昌佛学院院长。辞去杭州净慈寺住持职,交卸兜率寺务。作《竟无居士学说质疑》。6月,回宁波、上海。7月,抵南京一游。8月,至安庆迎江寺,时该寺正筹建安徽学校(后改名迎江佛学院),故常惺就此咨询于太虚。并于安庆佛教会讲"佛法为人生之必要"。11日,游庐山。不久赴武汉。在汉多次讲学、讲经。9月1日,武院开学。该院课程设置参取日本佛教大学,管理参取禅林规制。第一学期,太虚亲授《佛教各宗派源流》、《瑜伽师地论·真实义品》。12月5是,二赴长沙。7日,至宁乡接任太沩山密印寺住持。16日回长沙,讲学并与晓观等发起创办长沙孤儿院。21日回武昌。是年,作《佛法总抉择谈》。

1923年·民国12年 1月14日,武院成立院外研究部,太虚讲《教观纲宗》。22日,作《评(梁启超〈大乘起信论考证〉》。2月,赴宜昌、沙市、荆州弘法。张宗载、宁达蕴等在北京出版《佛化新青年》刊。把原新佛教青年会改组为佛化新青年会,奉太虚为导师,在各地推行佛化新青年运动。3月12日,太虚回武昌,作《论佛法普及当设平易近人情之方便》、《论学佛者须止恶行善》。4月14日,汉口佛教会成立宣教讲习所,太虚任所长。5月23日,武汉佛教徒举行佛诞纪念大会,盛况空前。太虚讲"纪念佛诞的意义",传授三归五戒。夏,作《〈大乘起信论研究〉序》,批驳有关《起信论》系伪作的考证。同时作《大乘宗地图释》。7月10日,赴庐山大林寺举行暑期佛学讲习会,时大林寺以太虚发起初步得到恢复。太虚共讲四次,即"佛法略释"、"佛法与科学"、"佛法与哲学"、"佛法悟入渐次"。夏,发起筹建世界佛教联合会,拟开展世界佛化运动。8月,离庐山去黄梅返武昌。武院第二学年开学,太虚亲讲《成唯识论》、《解深密经》4等。对武院教佛学提出改革设想,然难以实行。冬,作《论宋明儒学》、《曹溪禅之新击节》。

1924年·民国13年 1月27日,弟子大勇在武院开坛传授真言密法,太虚秉八宗平等弘扬之素愿,本支持密宗在汉地复兴。2月,编《慈宗三要》,弘扬弥勒净土。作《志行自述》,以身作则,提倡行在瑜伽菩萨戒本。又作《略说贤首义》。4月,作《论王阳明》。23日,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抵北京。北京佛化新青年会于26日开欢迎会,泰戈尔颇赞美佛法,太虚作"希望老诗人的泰戈尔变为佛化新青年"。6月15日,武院首届学生共60余人毕业。太虚拟改武院为专培养新僧之学校,以招收青年出家人为限,遭院董反对。春夏间,佛化新青年会提出以八大使命为内容的激进主张,许多僧人表示反对,有的致书太虚。7月,作《缘起抉择论》,批评日本真言宗的六大缘起殊胜论。13-15日,世界佛教联合会会议在庐山召开,参加者主要是中、日佛教徒代表,另有英、德、法等国自认为佛教徒者数人。太虚作"西洋文化与东洋文化"讲演。会议提出,中日佛教界相互交换学者与留学生,唤起缅甸、暹罗(今泰国)各国佛教徒联合起来。决议于次年在日本续会,定名为"东亚佛教大会"。同时,与李隐尘等发起成立中华佛教联合会筹备处。会后,经上海、镇江、扬州至泰县光孝寺讲经。8月20日,往如皋,讲"佛教与东西洋文化"。24、25日,于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讲"众生法"、"佛法不异世间法"。嗣经镇江,讲"即俗即真的大乘行者",回武汉。9月1日,武院第三学年开学。太虚亲讲"大乘五蕴论"、"发菩提心论",均未竟。并讲"律仪之研究"等。秋,武院附设女众院。秋末,太虚突然辞武院院长职,离汉赴沪。施至宁波养病。撰《人生观之科学》,表明对科学的尊重。又作《大乘与人间两般文化》、《起信论唯识释》。12月,提出"中华佛化之物质在乎禅宗","将佛法传播于国际文化(主要指西方)"。

1925年·民国14年 1月,离甬抵沪。25日,回武院。整理院务后,为学生讲《二十唯识论》。为研究生讲"世间万有为进化抑为退化"、"佛法是否哲学"、"佛教心理学之研究"。2月8日,于武昌中华大学讲经。3月6日,赴北京。3月14-4月16日,于中央公园社稷坛讲《仁王护国般若经》,作挽联悼孙中山。4月19日,于燕京大学讲"为学所以求真实"。4月底,朝礼五台山。5月,抵太原,讲"佛法与孔子之道"。不久回京戏,为大勇所组"留藏学法团"题偈。随后离京南下,沿途经济南、南京、常州、无锡、苏州,均小住并游览,作《箴新僧》,抵上海。复赴宁波讲经,作《敬告亚洲佛教徒》。7月29、30日,在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作出讲演。8月,抵庐山,重开暑期讲演会,讲"世俗谛的人生观"。主张发扬儒、道、佛三教融合之精义而归于佛法。设庐山学窘于大林寺,为环游欧美弘法作准备。讲《论即身成佛》、《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主张对密法应纳于教理,轨以戒律,严其限制。还讲了《阿陀那识论》、《议佛教办学法》等。10月9日,至南京,再晤欧阳渐,参观法相大学,讲《认识的地位论》。10-26日,抵苏州北塔寺讲经,并在东吴大学讲《我之宗教观》,师范学校讲《人生问题》,基督教青年会讲《佛法》。拟接收北塔寺,筹办中华佛教大学,未果。26日返沪。10月27日-11月21日,率领中华代表团参加在日本举行的东亚佛教大会,会后参观了日本各大寺及佛教大学,多次发表讲演,如《人生问题之解决》、《佛教与吾人之现在及未来》、《传教西洋之提议》、《中日佛法之异点》。冬,往来沪苏。撰《由职志的种种国际组织造成人世和乐国》,主张"佛教徒当首先进行佛教的国际组织"。

1926年·民国15年 1月21日,在沪参加释伽成道纪念会。随后赴武汉,讲经授归依而回。2月,先后至苏州、浙江西部地区、宁波,撰《居士士女学佛之程序》。春,与刘仁宣、熊希龄等发起创立全亚(后改中华)佛化教育社,社址在上海虹口,出版《心灯》旬刊。3月22日,在苏州江苏医科大学讲《身心之病及医药》。28日,于某居士林讲《法相唯识学概论》,先后又讲《楞伽大旨》、《唯识之净土》、《中国信愿行净土与日本教行信证真宗》。4月下旬,在杭州讲经、讲演。5月19日,在武汉讲经,后为武院学生讲《佛法大系》即经庐山回沪。夏,作《评宝明君〈中国佛教之现势〉》。提出中华之佛教,如能复兴也,必不在于真言或法相,而仍在乎禅。7月,至杭州讲经,作《建设人间净土论》。复应邀赴北京讲《四十二章经》,又讲《佛学概论》,提出缘起论为五乘共学,三法印为出世三乘共学,一相实印为大乘不共学的成熟判教。8月19日回沪,次日赴星洲(今新加坡)。9月,在星洲讲经讲学,并讲《祝南洋佛教之联合》,谈及南洋佛教联合会之筹设。与陈嘉庚、胡文虎晤谈甚洽。10月10日,国民革命军攻克武昌,武院停学。次日太虚启程回国。15日,经香港,游青山寺。18日,至厦门。21日,与厦门各界名人聚餐,有鲁迅、顾颉刚、陈定漠等。次日在厦门大学讲《缘起性空之宇宙观》。11月14日,于上海尚贤堂讲《化法应如何普及今世》。玉慧观归依。

1927年·民国16年 1月16日,在尚贤堂讲《佛之修学法》。约同时,作《僧制新论》。2月2日,上海"法苑"举行开幕式。该机构是太虚改革"经忏",为佛教革新筹集经费的试点。3月,张宗载被捕,佛化新青年会解体。"法苑"在办"佛化婚礼"、祈祷息灾法会后维持艰难,宣告结束。太虚发表《以佛法解决现世困难》,号召各界护法。南普陀寺公举太虚为住持。4月,经福州小留至厦门。29日在南普陀寺升座,兼闽南佛学院院长。嗣为闽院学生讲《行为学与唯根论及唯身论》,回应西方行主为义心理学派。并先后发表《行为学与心理学》、《再论行为学与心理学》、《侯尔特(弗洛伊德)意识学与佛学》。5月初回沪。6月5日,作《说革命》。约同时,撰《以大同的道德教育造成世界和平》。夏,谢铸陈编《太虚法师文钞》初集由中华书局出版。7月,至杭州灵隐寺休夏。作《与竟无居士论作师》,编《佛法救世主义》。9月初,至奉化雪窦寺,为蒋介石及其家人讲《心经》。11日,返宁波。27日,在厦门主持闽院新学期开学典礼。嗣讲《救僧运动》。10月,游漳州南山寺,后回杭州。撰《真观实论·宗依编》。该书系回应现代各实证主义、人文主义学术流派,对坚定现代佛教徒的信仰具有重大意义。12月,著《自由史观》以及《评郭沫若论文化》、《论(韦尔斯)〈世界史纲〉》等多种,发表《告徒众书》。

1928年·民国17年 1月9日,一度来沪,旋回浙江崇德过春节。2月12日,武院著事会改组,太虚在家弟子王森甫任董事长。以27年冬,闽院发生学潮。约同时,太虚命大醒、芝峰先后去闽院主持教学。后数年,闽院成为太虚佛教教育事业之中心。春,住杭州灵隐寺。编《大乘宗地引论》,撰《生活与生死》、《论掌珍论之有为空量》,以评吕澄《印度佛教史略》、《因明纲要》。撰《再论唯识与法相》,以评欧阳渐《摄大乘论大意》。3月,发表《对于邰爽秋庙产兴学运动的修正》。4月21日,作《参考于中国佛教革命僧的训词》。23日,作《克鲁泡特金的人生善行学》。约同时,于之江大学讲《生命之研究》。春末,以神经痛在沪医治。5月3日,济南惨案发生,作《致日本佛教徒电》。同时在沪发起筹备"全国佛教徒代表会议"。于上海俭德储蓄会讲《人生的佛学》。6月23日,拜访蒋介石,以求组建全国统一的佛教团体。7月28日,在南京毗庐寺成立中国佛学会筹备处,发表《恭告全国僧僧文》。为护法多次撰文、请愿及与南京政府有关部门交涉。8月1日,在毗庐寺讲《佛陀学纲》。8月11日-1929年4月29日,经香港、越南西贡、星洲、锡兰(今斯里兰卡)科伦坡、埃及开罗(均作短时逗留)出访法国、英国、比利时、德国、美国弘法。在各国多有讲演,并联络各国东方学者、佛教徒筹备成立世界佛学苑。

1929年·民国18年 4月30日,于上海讲《去欧讲学及经过之一斑》。5月4日,出席上海各界限欢迎会,圆瑛致词。6日,赴杭州。12日,出席杭州佛教界欢迎会,讲《佛法对现代人类之贡献》。后至宁波。其间,对弟子大愚讲神通,谈宿命多所批评。6月3-5日,在沪出席中国佛教会第一次执、监委联席会议,被推为常委。对南京政府所拟《管理寺庙条例》表示不满,作"佛寺管理条例之建议"。7月,于灵隐寺度夏。19日,为王季同《佛法与科学》作跋。9月1日,在沪出席中佛会第二次执、监委会议。随后经苏州、镇江、九华山、安庆(皆有逗留)至武汉。29日,受到武汉各界盛大欢迎,讲《什么是佛学》,以教理行果统摄世界佛教佛学。10月1日,于汉口佛教会讲《法苑义林章唯识章》,李子宽归依。10日,于汉口文化学院讲《文化人与阿赖耶识》。后回武院,为研究生讲《大乘宗地图释》、《研究佛学之目的》。27日,指导汉口佛教会改组为佛教正信会。29日-11月12日,在长沙讲《什么是佛学》、《佛学与美术》等,并指导成立湖南省佛教会。11月29日,中国佛学会于南京万寿寺召开成立大会,太虚当选为会长,并函辞中国佛教会常委及学务委员长诸职,被挽留。12月,在宁讲《一切法因缘生唯识现》,访欧阳渐。后抵厦门南普陀寺闽院,讲《瑜伽真实义品》、《中国学僧现时应取之态度》。作《评(南京政府)〈监督寺庙条例〉》、《三宝歌》(弘一谱曲)。30日,于集美女中讲《佛学的人生观》。

1930年·民国19年 1月19日,编成《太虚大师环游记》。后至泉州、晋江,分别讲《从无我唯心的宇宙观到平等自由的人生观》、《佛教会是本慈悲心和智慧心所组成的》。自2月28日起,先后为闽院学众讲《大乘位与大乘各宗》、《佛学之宗旨及目的》、《僧佛教要建立在律仪之上》、《西洋哲学与印度哲学概观》、《建设现代中国僧制大纲》,后一文借鉴了西方神学院培养传统士的一些做法。复讲经等。4月8日,讲《纪念释迦牟尼佛》。后在厦门大学讲《佛学在今后人世之意义》,提出将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三大系的文化,溶冶在一炉,使之铸成为全人类瑰玮灿烂的新文化。"在双十中学讲《民国与佛教》。在闽院并作短评多篇。11日,离厦回沪。后游天目山。5月,曾至杭州,回沪。11日,离沪赴北平(今北京)。20日,在北平华北佛教居士林讲《学佛的下手方便》,后又讲《国家观在宇宙观上的根据》、《人生的自由问题》及《华严经·普贤行愿品》。6月,与三时学会韩清净等游香山别墅。后游青岛,回沪。25日,在沪出席中佛会二届二次常务会议。后去宁波,游奉化雪窦寺。8月,游普陀山。9月,北平世界佛学苑柏林教理院成立,此为太虚构想中的世界佛学苑华英文系。13日,离沪真谛四川弘法。先后于重庆及其郊县讲佛学和《僧教育之宗旨》、《创造人间净土》等,发起筹备汉藏教理院;于遂宁讲《佛学之原理及其建立》,于成都讲《建设适应时代之中国佛教》等,于峨眉山讲《峨山僧自治刍议》,于嘉州(今乐山)讲《改善人心之渐教》,于叙府讲《佛教之新趋势及其修学方针》。12月,离重庆至汉口讲经。

1931年·民国20年 1月1日,在汉口律师公会讲《法与佛学》。而后经南京,晤梅光羲,去宝华山。16日,在沪出席中佛会常委员议后即赴厦门。23日,在厦门武荣中学讲《释迦牟尼的教育》,在中华中学讲《亚欧美佛教之鸟瞰》。2月,在涌莲精舍讲《唯识三十论》、15日,作《(梅光羲)〈相宗新旧两译不同论〉书后》。21日。撰《成实论大意》。28日-3月6日,在闽院讲《大乘宗地图》、《学僧修学纲要》。4月1日,在南京讲《法与人之研究》。8-10日,至沪出席第三届全国佛教徒代表大会,发《告全国佛教徒代表》书,担出不能振作起来贯彻本会宗旨的佛教会不如取消。如要续办,必须改选。最后改选结果,太虚及其追随著获得胜利,随即接管中佛会领导权,总办事处迁移南京毗庐寺。太虚作《由第二次庙产学运动说到第三届佛教徒代表大会》。5月,南京政府召集"国民会议",太虚发表《上国民会议代表诸公意见书》,提出保护寺产的建议,经九世班禅活佛提案,会议通过。后(8月日)南京政府公布维护寺产之明令。在此期间,太虚于南京多次讲经及《佛学与国术》、《现代人生对于佛学之必要》,并因江浙诸寺拒绝与新选出的中佛会领导机构合作,提出辞去中佛会执行委员职务,但仍被挽留。6月21日,主持中国佛学会改组。28日,离宁赴北平。7月1日,于华北佛教居士林讲经。后又讲《从世界危机说到佛教救济》、《念佛往生的原理》、《佛教应办教育与僧育》、《从中国一般教育说到僧教育》。2日,发出退职(中佛会执委)通告。3日,于柏林教理院讲《僧教育之目的与程序》,后又讲《大乘宗地图释》,为华文佛法之总纲。约同时,在协和医院华文学校讲《宗教对于现代人类的贡献》,在弥勒院佛教学校讲《现代学僧毕业后的出路》。9月1日,以十六省水灾,武汉尤剧,作《告武汉民众书》、《敬请全国僧寺努力救灾启》等。18日,作为《为沈阳(九·一八)事变告台湾朝鲜日本四千万佛教民众书》,号召佛教徒反对侵略战争。28日,离开北平。30日,在郑州讲《从地理上交通的中心说到国家社会的中心》。10月2日,在开封河南佛学社讲《显示真实相所开的三重方便门》。3日,于河南省立水利工程学校讲《对于学生救国之商榷》。4日,在河南大学讲《佛法之四现实观》,在开封各界人民欢迎大会上讲《中国之危机及其救济》。10日,经洛阳、临潼(均小留)至西安。11日-12月8日,在西安讲经、讲学,讲学内容主要有《西安佛教复兴之希望》、《佛教对于中国文化之影响》、《心理革命》、《旧新思潮之变迁与佛学之关系》等。并在10月16日召开的慈恩宗寺创立会上被推举为宗长,后又被推为西安崇仁寺住持。12月中旬,经南京回上海。在沪与玉慧观等筹建佛慈药厂,撰《汉藏教理院(成立)缘起》。北平柏林教理院因日本侵华影响而停办,太虚命其弟子回武昌佛学院。

1932年·民国21年 1月,游奉化雪窦寺。后去普陀山,指导成立南海佛学苑。3月13日,普陀山僧众公仪奉禅那庵为供太虚休憩,改名"太虚兰若"。18日,作《因辽泸(一·二八)事件为中日策安危》。4月5日,作《评印顺共不共研究》。6月12日,于南京讲经。20日,作《佛教纪元论》。25日-7月17日,在武汉讲弘法。31日,在庐山大林寺第三次举办暑期讲演会,开讲《佛学讲要》。8月,经汉口去重庆。20日,在缙云山主持汉藏教理院开学典礼,以"澹宁明敏"为院训。9月,在重庆讲《人性之分析与修证》、《人性之分析与治理》、《佛学与宗教哲学及科学哲学》,后回武汉。23日,于武昌文化公学讲《如何建立国民的新道德》。25日,主持世界佛学苑图书馆(原武院)开幕。馆内设研究部。约同时,讲《贤首学与天台学比较研究》。10月8日,出任奉化雪窦寺住持。25日赴厦门。在厦门先后讲《现代僧教育的危亡与佛教的前途》、《新青年与救国之新道德》、《法相唯识学概论》、《佛教的教史教法和今后的建设》。12月3日,以任满辞去南普陀寺住持职。10日,抵汕头,讲《存心与择法》。13-15日,在潮州讲经讲学。17日回厦门。23日,在闽院讲《大乘本生心地观经》。25日,为厦门各界授归依,发起成立慈宗学会。约同时作《略评(熊十力)〈新唯识论〉》。

1933年·民国22年 1月1日,在厦门为庆祝元旦作开示。18日,作《慈宗要藏·叙》。约同是,应厦大心理学会之请,讲《梦》。2月1日,在思明县佛教会讲《学佛先从人做起》。28日,离闽赴泸。3月12日,于上海永生无线电台播讲《佛法大意》。1日,至雪窦寺讲经。拟改该寺为世界佛学苑禅观林,起草《禅观林大纲》。并作《论教育部为办僧学事复内政部咨》。后至宁波。5月5日,在沪作《现代佛教周刊之路向》。6日,于世界佛教居士林讲经。7日,于永生电台播讲《佛教与护国》,发通电"劝全国佛教青年组护士国团",或从军抗暴,或募捐,及组织救护队、慰劳祈祷队、运输队等。13日,慰问谭云。14日,致电印度人民领袖甘地。时甘地正为争取"贱民"权利绝食,谭云山追随。同日于南京中国佛学会讲《三十唯识论》。31日,游常熟。6月7日,至宁波讲唯识。22日,至汉口讲经。30,巡视新成立的武汉尼众八敬学院。7月26日,偕戴季陶游庐山。30日-8月13日,就大林寺举行金刚法会,讲《金刚经》等。13日续开讲演会,讲《发扬中国文化与佛教以救国救世界》。9月2日,至武汉。24日,于世苑图书馆讲《世界佛学苑之世界佛法系统观》。10月1日,于汉口总商会讲《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11月18日,在杭州灵隐寺讲经。24日,在之江大学讲《宗教构成之元素》。26日,返奉化雪窦寺。12月17日,作《达赖逝矣,西藏将奈何》。是年秋冬,作《论大学教授救国宣言》、《世运之转机》、《内政部今颇注意佛教》、《甘地运动的成败关系世界文化》、《告暹罗国民》、《怎样平世界两个不平》等文。

1934·民国23年 1月3日,至镇海永宁寺讲经。5日,至慈溪金仙寺讲《由诸行无常求合理的进步》、《怎样赴龙华三会》。7日,游五磊灵山寺,鼓励静安等重兴延庆寺。8日,游慈溪普济寺。9日,重游汶溪西方寺、净圆寺。11日,出席宁波延庆寺交接仪式,静安任住持。嗣回雪窦寺。作《王师愈诤潮中的闲话》,总结王弘愿与曼殊揭谛之争。2月14日,于雪窦寺讲经。4月3日,在杭州。9日,由沪抵宁,晤九世班禅。10日,于中国佛学会讲《佛法建立在果证上》。14日,至延庆寺讲经。约同时,作《斗争坚固中略论金刚法会》、《〈梵网经〉与〈千钵经〉抉隐》、《佛法一味论之十宗片面观》,赞密法之行证。20日,游横溪金峨寺。5月,抵杭州参加班禅主持的时轮金刚法会。6月5日,至宁波阿育王寺举行药师法会,提倡东方净土。7月14日,抵庐山。27日,于大林寺讲《从慈悲为本方便为门以明〈孛经〉大旨》。8月12-29日,再次举行暑期佛学讲习会。31日,在武昌讲经。9月5日,讲《世苑图书馆之修学方针》。15日,在汉阳讲经。19日,应湖北省教育院约,讲《中国文化与复兴农村》。20日,于湖北第一模范监狱讲《由人至成佛之路》,于美术学术讲《佛教美术与佛教》。21日,于东方文化研究院讲《唯生哲学》。后又作《(陈立夫)〈唯生论〉书后》。22日,于应城讲《佛法根本义与时局之关系》。24日,欧洲第一届佛教大会在伦敦召开,作《欧洲佛教大会的论诤》。27日,离汉返沪。10月6日,于沪讲《应注意蒙藏间文化和国防》。16日,游南京鸡鸣寺。19日,至丹徒,为会音寺僧众作开示。经镇江,于红十字会讲《佛法无边》。25日,于浙江丽水仁寿寺讲经。后回雪窦山。11月7日,曾至奉化中塔寺讲经。

1935年·民国24年  1月12日,于雪窦山为奘年作《重刻〈地藏经〉序》。时有人请太虚在雪窦寺传戒,因作《论传戒》,认为传戒制度关系佛教慧命,不能轻授。22日(农历十二月十八),太虚45周岁,有感体力渐衰,勉自振作。约同时,作《十五年来〈海潮音〉之总检阅》。29日,作"答或问"等。2月11日,作《阅儒佛会勘随笔》。26日,因病还沪治疗。4月,游天台山。作《中国本位文化建设略评》。为法尊译《菩提道次第广论》作序。6日,答华东基督教教育代表团问。10日,上海《佛教日报》创刊,太虚任社长,并作《发刊辞》。1日,于上海雪窦寺分院与日本学者好村春宣晤谈。20日,作《告日本佛教大众》。24日,于上海法租界第二特区监狱讲《人生痛苦之根本解除》。26日,为龙华寺放作开示。5月7日,在雪窦寺。26日,在南京中国佛学会讲经,发表《本人在佛法中之意趣》。6月13日,于江苏第一监狱讲《佛法的做人道理》。15日,于南京中央广播电台播讲《佛学为世界和平要素》。后该讲扩充为,《提供谈文化建设者几条佛学》。7月3日,至上海集云精舍讲《佛学的简明意义》。10日,于嘉兴楞严寺讲经。26-28日,在莫干山讲佛学。8月6日,在张静江公馆讲佛学。9月8-12日,游无锡、宜兴并讲经。10月10日,至苏州访章太炎。18-2日,于雪窦分院讲经。其间(19日)曾约锡兰僧人纳罗达晤谈,驳其"中国无僧伽"偏见。赵朴初等翻译。27日,在丹阳海会寺讲经。29日,在丹阳正则女中讲《人生进善之阶段》。30日,在镇江召开的江苏省佛教会执、监委及各县代表联席会议上讲"中佛会实有健全组织之必要",发表《中国佛教会两大问题》。31日-11月2日,于中国佛学会镇江分会讲《佛法僧义》。3-6日,在镇江民教馆讲《八识规矩颂》。10日,在沪致函安江格西,邀其来汉藏教理院。19日,离沪赴闽。23日,应中国佛学会闽南分会邀请,讲《佛学会与实现佛化》。为平息闽院学潮,在闽院讲《师生应如何爱护学院》。26日,于厦门通俗教育社讲《佛教与现代中国》。30日,至香港东觉莲苑讲《优婆夷教育佛化家庭》。12月1日,在中国佛学会香港分会讲《从香港的感想说到香港的佛教》。7-10日,访香港诸寺院并在居士林讲经。1日,赴广州。15日,在广州民教馆作讲演。16-18日,在韶关南华寺瞻礼并开示。19日,回广州在中山大学讲《佛教与中国文化》。自此至1936年1月8日,一直在广州各处讲经、讲学及郊游,并作《建设现代中国佛教谈》。

1936年·民国25年  1月9日,至香港。13日,离港抵汕头。14日,于龙溪中学讲《由三种所依显念佛教义》。于海澄佛教会讲《构成佛教之要素》。18日,在潮州开元寺讲《从信心上修学戒定慧学》。嗣回汕头讲经。24日返沪。2月2日,于中国佛学会上海分会讲《佛学即慧学》。后复讲《八识规矩颂》。3月10日,于上海闸北观音寺讲经。4月7日,于雪窦寺讲经。约同时,作《按劳分配之哲学问题》(即王恩洋《人生哲学·序》)。5月16日至沪。25-27日,应上海丙子息灾法会请讲经。其间,圆瑛、大悲、屈映光曾访太虚,商谈中佛会之事。31日,在中国佛学会武进分会讲《唯识三十论》,作《论僧尼应参加国民大会代表选举》,但这一提议遭欧阳渐反对。6月2日,于常州天宁寺作开示。5日,致书屈映光,提出在中佛会内部合作之原则。8日,至常州中山纪念堂讲《革命当从革心起》。10日,至镇江访仁山,商谈中佛会事。随即赴南京,与有关方面疏通。13-16日,于南京中佛会讲起。时国民党中央民众训练部发表《修订中国佛教会章程草案》,征求各方意见。17日,太虚在离宁赴汉口途中,作《对于中央民训部修订中佛会章程草案之商榷》。21日,于汉口佛教正信会讲经。29日,在庐山作《文化与民族及人类的存亡关系》。7月17日,为法尊译《密宗道次第略论》作序。致电国民党五届二中全会,致函民众训练部,请改僧尼军训为救护队训练,以符佛教宗旨。8月5日,于大林寺讲《净土往生论》。在庐山期间,仍继续作暑期讲演。18日,至江西第二监狱说法。21日抵南京。23日,出席在南京毗庐寺召开的中佛会七届四次理、监事会议。24日,于毗庐寺与国民党民训部张廷灏晤谈,作《对于佛教会之观念》。25日,于南京中国佛学会讲经。28日,作《世界和平运动的罗斯福》。9月9-13日,至上海三昧寺讲经。20日,鉴于中佛会改组遭挫,在沪发表《关于佛教的谈话》。嗣返宁波。10月9日,于雪窦寺讲经。29日,在雪窦寺举办药师法会。30日,至宁波白衣寺讲经。11月6日起,分别在杭州灵隐寺、祖山寺讲经。后抵沪,作《听(常惺所讲)〈中国佛教〉之后》。12月3日起,在无锡鼋头渚养病。

1937年·民国26年 1月28日,在沪作《佛教平和国际的提议》。2月,在无锡休养,有时也讲经。10日,农历除夕,修习弥勒静七过年。18日回沪。3月1日,鉴于战争危机的迫近,认为必须联合各国佛教徒,呼吁国际和平。故与日本清水、小笠原等会商,决定设立佛教徒国际和平会筹备处于上海集仁医院。月底回雪窦寺,清明前,偕张学良游。因读秦斯《现代物理学之新宇宙观》,作《新物理学与唯识论》、《唯物论没落中的哀鸣》。同时作《中国文化之佛教因素》。5月18日,在上海静安寺讲经。28日,至宁波东乡静宗寺讲经。6月21日,在芜湖广济寺讲经。7月3日,经巢县、合肥、无为抵庐山,途中均略逗留讲学。7月7日,芦沟桥事变爆发。太虚作诗以抒悲愤。16日,通电《告全日本佛教徒众》,呼吁止凶息暴。通电《告全国佛徒》,号召中国佛教徒准备奋勇护国,进行救护伤员等训练。夏,作《三十年来之中国佛教》。17-24日,于大林寺讲经。8月16日,抵汉口。23日,在世苑图书馆讲《新与融贯》。31日,抵重庆。9月2日起,先后在汉院讲《佛理要略》、《汉藏教理融会谈》、《大乘法门之三种异门表》,在北碚三峡实验区讲《新中国建设与新佛教》。24日,应请与国民政府重庆行营主任贺国光商谈战时汉藏民族联络及川康边区开发。并用《论火葬与国民之福利》。25日-10月3日,于重庆长安寺佛学社讲经。20日,为法尊译《现观庄严论》等作序。冬,作《复兴佛教僧侣应受军训》、《我的佛教革命失败史》、《华译马鸣菩萨所著书述要》等。12月26日,召集中国佛学会临时理事会议,通过决议:中国佛学会会址迁至重庆长安寺等。29日,联合重庆佛学界,设宴欢迎各地来渝佛学界同人。31日,至国民政府驻地回访蒋介石,谈及汉藏文化应互译互资。

1938年·民国27年 1月19日,48周岁说偈明志:"……众苦方沸煎,遍救怀明达!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2月8日,作《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3月8-10日,主持班禅九世追荐法会。后于汉院讲《中国的僧教育应怎样》。春,在汉院续讲《真现实论》,同时汉院成立编译处,依太虚设想,开始进行汉藏佛教经论互译。5月2日,至长安寺重庆佛学社主持中国佛学会工作,并讲《辨法法性论》。15日,出席主持中国佛学会会员大会,被选连任该会理事长。6月4日抵成都。5日,于十方堂讲《现在需要的僧教育》。7日,于文殊院讲经。1日,于少城公园讲《降魔救世与抗战建国》。21日,于华西大学讲《中国儒耶教与欧美需佛教》。约同时,在成都电台播讲《佛教徒如何雪耻》。晤章嘉七世活佛,决定以中佛会部分理、监事名义在重庆罗汉寺设立"中国佛教会监时办事处",并发出通电。8月1日,经自贡回重庆。3日,于罗汉寺召开中佛会理、监事临时会议。9月,青海喜饶嘉措活佛来缙云山留驻,太虚讲"从沟通汉藏文化说到现合汉藏民族"。作《那伽窟遮眼偶评》。10月,以《海潮音》迁渝,作《东南西北的海潮音》。同时作《同情沦陷区佛教徒的呼吁》、《追念王一亭长者》。11月20日,于长安寺讲《佛教最重要的一法与中国急需的一事》,认为未来中国文化主流既不可能由新儒家引导,也不可能"全盘西化",唯有从"确信业报到各自负责"。22日,设尼众避难林于重庆江北塔坪击。25日,在中国佛学会等团体欢迎印度救护队及甘肃拉卜椤等108寺慰劳团的欢迎会上致辞。秋,与诗友时相唱和。12月21日,于中央政治学校附设蒙藏学校作讲演。

1939年·民国28年  1月,作《佛教的护国与护世》。25日,至贵阳。27日,在贵州省佛教会举行的欢迎会上进《成佛救世与革命救国》。31日,作《〈唯生论的方法论〉书后》。2月3日,为贵州名人徐露园等谈《学佛与佛学》。4日,于贵阳民教馆讲经,遇日机轰炸而被迫中止。6日,贵州诸名人祝贺太虚五十寿辰,重庆、上海、汉口、西安、香港、仰光、曼谷等地均有庆祝仪式,贺电纷至。14日,抵昆明。15日,在云南省佛教会举行的欢迎会上讲《几点佛法的要义》。3月4日,与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晤谈。7-11日,于昆明西山云栖寺讲经。其间曾营救被捕的转逢等。19日,在该寺开始写《自传》。25日,在云南军医学校讲《万有皆因缘所生》。26日,出席常惺追悼会。4月3日,作《复亦幻书》,论革新及复兴佛教中产生的一些问题。20日,与云南佛教界人士会商改组省佛教会带宜。5月26-28日,于云南省佛教会会址讲经。30日,应云南大学哲学研究会讲,讲《唯物唯心唯生哲学与佛学》。6月11日,于省佛教会会址召开佛学研究社第一次研究会,该社奉太虚为导师。18日,与禄介卿会谈整顿鸡足山佛教事宜。7月7日,出席云南省各界"七·七事变"两周年大会,讲《七七纪念的两个特点》。31日,被推为国际反侵略大会中国分会名誉主席。8月2日,被推为欢迎尼赫鲁大会顾问,病中勉撰《欢迎印度民族领袖尼赫鲁先生》。16日,云南省佛教会召开理、监事联席会议,公推太虚为整理鸡足山佛教导师。24日,云南省僧众救护队成立,太虚讲《服务国家宣扬佛教》作为训词。26日,云南省佛教会举办护国息灾法会,太虚讲经。9月8日,派遣妙乘、谛闻去鸡足山。15日,晤陈定漠,商议筹建鸡足山佛学院事。17日,出席云南省佛教会召开的云栖慈幼院发起人会议。是年春,太虚作《(日)占海南岛之威胁与对佛教国之诱略》,揭穿日本军国主义利用佛教,蛊惑东南亚的策略,主张组织国际佛教访问团,联络东南亚各国佛教徒的感情,争取各国对中国抗战的同情。后谢健在国民参政会上提出的有关提案获得通过,国民政府函聘太虚为佛教访问团团长。10月15日,太虚返重庆为出访作多方准备。在国际反侵略协会中国分会举行的欢送会上,提出"武力防御与文化进攻"。27日,重返昆明。11月10日,就出访东南亚在昆明举行记者招待会。14日,从昆明出发并通电全国。18日,经鸡足山暂留。21日,出席鸡足山佛教会会议,被推为佛学院筹备主任。30日,抵缅甸腊戌。12月1日,在腊戌各界组织的欢迎会上,与欢迎会主席宇炳那沙美晤谈中顷佛教相互传弘学习。4日,云南芒市土司方裕之来访,太虚建议发起成立滇西特区佛教会,以联络云南上座部佛教与汉传佛教。6日,抵缅甸瓦城,受到盛大欢迎,随即拜访僧王达道那。7日,瞻仰当地佛教胜迹,出席华侨与印、缅方联合举办的欢迎会。10日,抵仰光,欢迎盛况空前。14日,拜访缅甸第一上座阿兰陀耶,出席仰光佛学会、佛学青年会联合讲演会,讲《中国佛教与青年》。后连日瞻仰胜迹,与缅甸政、教领袖会晤,讲演。21日,出席中缅佛学会会议,商议讲学、编印中缅文佛教杂志、创设巴利文学院。复于市政厅讲《佛教的国际运动》。27-30日,赴缅甸各地访问。

1940年·民国29年 1月11日,抵加尔各答,受到各界欢迎。12-29日,出席各地欢迎会,瞻仰佛寺与佛陀遗迹,与印度政、学名人晤谈,发表讲演等。31日,与尼赫鲁谈。2月13日日,与甘地晤谈。这两次会晤对中印人民及佛教友好交往有深远影响。24日,抵锡兰(今斯里兰卡)科伦坡,受到锡兰首相、科伦坡市长等欢迎。25-3月23日,访问锡兰各地,锡兰佛教徒大会主席马拉拉锡格喇全程陪同。太虚与马氏商谈中锡佛教界联络办法时,倡议建立世界佛教联合会,获得其赞同。这是世界佛教友谊会成立的先声。27日抵新加坡。4月1日,至马来亚(今马来西亚)吉隆坡。3月,抵槟城。11日,至马六甲。12日,返新加坡。连日多所讲演。19日,发表《告日本佛教徒书》。28日,抵越南要西贡。5月2日,抵河内。4日,返昆明。国际佛教访问较圆满地结束。20日,在云南大学讲《出国访问经过及世界三大文化之调和》。在昆明期间,太虚答复了僧青年所问,主张现代僧青年应深入丛林寺院,以影响与改造之,不宜另创僧团。认为政教应分离,保持僧伽之超然地位。21日回重庆。曾受盛大欢迎。6月16日,田汉来缙云山,对太虚访问东南亚的成果颇加赞叹。17日,在汉院讲《从巴利语系佛教说到今菩萨行》。夏,主持汉院第二届学僧毕业典礼,讲《毕业与休假》。7月7日,在《大公报》上发表《精神团结与佛教之调整》,主张佛教界应整顿,面貌须刷新。社会"向来歧视佛教、轻蔑佛教之观念"也当有"彻底改变"。同时,在汉院举办暑期训练班,除聘请林语堂等讲学外,太虚亲讲《我的佛教改进运动略史》,提出建立"菩萨学处",即树立模范道场,推动佛教改革。并续讲《我怎样判摄一切佛法》,为"人生佛教"确认教理依据。20日,四川省佛教会通电全国,号召拥戴太虚领导,组织有活力的中国佛教会于重庆(时在沪的中佛会领导机构名存实亡》。嗣获湘、滇、陕各省佛教会的响应。9月23日,在缙云山召集座谈会,集体研讨"在近代思想趋势下,佛教能不能存在?"秋,于汉院续讲《真观实论》。11月25日,派遣等慈前往芒市,代表太虚推进滇边特区佛教会会务。

1941·民国30年  1月1日,于汉院讲《庆祝胜利年的新的庆祝意义》。6日,汉藏教理院、中国佛学会等五团体于缙云山举办欢迎会,太虚主持,欢迎缅甸记者团来访。10日,指导发起设立"太虚大师学生会",提出对其学生的要求,希望"人尽其才,才尽其用。"11日,设"中国佛教会整理委员会预备处"于重庆狮子山慈云寺。2月15日,于重庆中央广播电台播讲《出钱劳军与布施》。3月,与康寄遥函商拟办世界佛学苑巴利三藏院于西安大兴善寺。在中华大学讲《菩萨的政治》。4月,因病回缙云山静养。5月5日,筹备多时的滇边特区佛教联合会成立。6月21日,作《时论摘评》及《阅竞无居士近刊》。是月,曾于汉院讲《诸法有无自性问题》。7日,作《抗战四年来之佛教》。8月底,在重庆朝野举办的华严法会上讲《建立人间的永久和平》。9月,汉院开学,讲《文武群已事器一致的教育》。秋,在汉院续讲《真现实论》,仍未竟。冬,贵州高峰山僧俗愿以寺院供太虚办菩萨学处之用,太虚拟订《菩萨学处简章》,命止安先生接收筹备,因环境不良未果。是年,作《改进藏族经济政治教育之路线》。

1942年·民国31年 1月2日,于缙云山召开座谈会,与王恩洋商榷"佛教对于将来人类之任务"。6日,于重庆钱业公会讲《佛学ABC》。是月,为汉院学生讲《教旗颂》。2月15日,致电各省、县佛教会,呼吁继续支援抗战。3月8日,于国院广播大厦对缅甸佛教徒发表广播讲话。17日,于国际电台播讲《中印(文化关系)之回溯与前瞻》。约同时,指导冯明政筹设重庆佛慈药厂、慈云寺设立佛教中医慈济院。6月8日,为《菩提道次第略论》作序。11日,因各地拘逐僧人,侵占寺产之风又起,作《呈行政院维护寺僧》。18日,为汉院毕业生撰训词。7月1日,作《抗战五周年之新意义》。15日,作《(冯友兰〈贞元三书〉)简评》。夏,作《为支那堪布翻案》。与冯玉祥多所晤谈,郭沫若曾来访。10月27日,撰《议印度之佛教》。秋,于汉院讲《法性空慧学概论》、《天台四教仪与中国佛学》。秋,于汉院讲《法性空慧学概论》、《天台四教仪与中国佛学》。12月,虚云以主持"护国息灾大悲法会"顺便访问太虚。

1943年·民国32年 1月,于重庆钱业公会讲经。13日,重庆举行释迦世尊成佛纪念大会,太虚、虚云作开示。14日,与冯玉祥、于斌等一起出席中国宗教徒联谊会发起人会议。22日,抵荣昌宝城寺。24日,在荣昌各界欢迎会上讲《中国文化及佛教于战后欧州民族之关系》。2月10日回重庆。嗣于重庆罗汉寺每逢周六、周日公开答问。27日,欧阳渐逝世,太虚撰挽联悼念。是月,太虚筹备数年的重庆大雄中学开学,并兼该校董事长。3月21日,作《对于文艺政策之管见》、《中国民间之教化何在?》,批评新儒家之排斥佛教。22日,为国际大学教授吴晓铃《诸佛世尊如来菩萨尊者名称歌曲》作跋。5月22日,中国宗教徒联谊会成立,太虚任常务委员。春,在电台播讲《佛教与国民外交》,作《佛教之中国民族英雄史》、《阅〈为性空者辨〉》。夏,应张治中等约,赴某校夏令营讲《佛教哲学与青少年修养》。撰《中国今后之文化》、《联合国战胜后之平和世界》、《人群政制与佛教僧制》、《西藏问题之适当解决》。又讲《佛教徒应参与中国和世界的新文化建设》。8月30日,作《再议印度之佛教》。10月4日,《阅〈入中论〉记》脱稿。10月,在汉院讲《各人要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秋,在汉院讲《中国佛学》、"贤首五教仪"。作《杂忆和杂感》、《阅〈东方杂志〉漫感》、《偶阅〈理想与文化〉的随感》、《感愚昧之害他自害》、《谈中印佛教之偶感》。11月,于复旦大学讲《中国之佛教》。视察大雄中学,题写校训"勤俭诚公"并略作开示。重庆国民政府内政部颁布《寺庙兴办公益慈善事业实施办法》,太虚召集中国佛学会理监事联席会议,通电反对。12月1日,抵桂林。4日,于广西佛教会讲《中国之佛教》。6日,抵衡阳。8日,于衡阳社会服务处讲《佛教与中国文化及世界和平》。14日,在南岳祝圣寺讲《佛法大意》。后又于水帘洞工校讲《工业文明之佛教》,于石头塔商校讲《缘起性空义》。在衡阳被推为花药山住持。21日,抵耒阳。23日,于耒阳民众剧场讲《佛教与人生》。对潮南省佛教工作作了指导,与各界代表一起决定组织"湖南僧侣救护队"。27日,于粤汉铁路大礼堂讲《佛教与人生》。30日,抵歧山仁瑞寺。

1944年·民国33年 1月2日,至书蒋介石,对国民党政府掠夺寺产深表悲愤,要求立即制止。3日,任仁瑞寺住持。9日,于衡阳社会服务处讲经。17-23日,于广西省佛教会讲经。25日回重庆。2月13日,为王普照《舍利佛塔秘行钞》作序。3月15日,访陈立夫等,商请汉院师生缓服兵役,全国僧侣免役专事救护。作《转移风气运动的原则》。后曾应中央文化委员会请,讲《佛学与文化》。5月14日,在缙云山欢迎印度大学校长罗达克利西那来访。6月,至国民政府司法行政部讲《佛法之内容及佛学理论之研究》。8月8日,在缙云山与陈铭枢等召开座谈会,研讨"佛法能否改善现实社会?"9日,患轻微脑溢血。9月,被国立敦煌研究所聘为设计委员。秋,编《人生佛教》一书,并在病中勉力为汉院学生讲其中的《代序》、《人生佛教之层次》。初冬,蒋介石游缙云山,并与太虚晤谈。后太虚离缙云山住重庆"太寓"。

1945年·民国34年 1月20日,在国际宗教联合研究会成立会上作演说。应国民外交协会请,致电美国罗斯福总统。春,西安大兴安寺巴利三藏院开学,太虚任院长。5月22日,出席宗教徒联谊会2周年纪念会,作《中国宗教徒联谊会赞词》。29日,回缙云山,指导汉院教职员分组研究西藏佛学、印度佛学、中国佛学、现代佛学并协调沟通。6月24日,英、美驻华大使访问缙云山,与太虚晤谈。7月4日,德国法西期无条件投降。因作《告日本四千万佛教徒》。5日,删补《自传》。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因作《告世界佛教徒》。9月,推荐法尊任汉院院长。14日,离缙云山。15日,于重庆北温泉举行(东南亚出访携归)佛教文物展览会。后曾于重庆中国佛学会会址讲《原子能与神通》。12月1日,汉藏教理际译场成立,太虚亲任场主,指导汉藏佛经互译。2日,为(英)蒲乐道《今日之中国佛教》作序。17日,国民政府内政部、社会部颁布训令:《依法组织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太虚任该会常务委员,作《中国佛教会整理委员会之诞生》。是月,命法舫赴武汉,设法恢复世界佛学院图书馆。

1946年·民国35年  1月10日,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因作《知识青年僧的出路》。13日,作复吴鼎昌书。是月,命又信携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及中国佛学会文件先行赴南京。3月20日,赴汉口,于佛教正信会讲经。28日,抵南京,住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会址毗庐寺。30日,于毗庐寺举行记者招待会,通报整理佛教计划。南京各界在毗庐寺举行盛大欢迎会,太虚讲《胜利归来话佛教》。5月6日,抵沪,上海各界聚集静安寺欢迎。7日,于是静安寺接见记者,谈及政治局势。是月,为《民国重修大藏经》作序,并于玉佛寺讲经。6月3日,至杭州。9日,杭州各界聚于灵隐寺欢迎,太虚略讲《佛法要义》。后返沪。7月15日,于上海筹备之《觉群周报》创刊,太虚任社长。约同时,在沪成立觉群社,以"问政而不干治"为该社会旨。李子宽在南京创立佛教文化社,太虚任该社董事长。28日,上海虹口西竺寺创立中国佛教医院,太虚任董事长。8月6日,抵镇江焦山。8日,在焦山主持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僧材训练班毕业典礼。11日,镇江佛教界聚于金山寺欢迎,太虚讲《人生的佛教》。25日,上海佛教青年会成立,太虚出席成立会指导。9月1日,至函慈航。21日,至函《申报》,反对国民党上海市政当局强占寺院。是月,发表《集团的恶止善行》,呼吁重建道德。10月,抵南京,住中国佛教会会址普照寺讲经。17日,太虚发起在南京卧佛寺新创团体操大雄中学失火,处理善后颇感劳累。11月16日,中国佛学会在南京召开代表大会。25日,作《由经济理论说到僧寺经济建设》。12月7日,在南京监狱讲"佛是我们的善友"。9日回沪。25日,至宁波。30日,于宁波观宗寺讲《世出世间善法柁南颂》。

1947年·民国36年 1月3日,回奉化雪窦寺。后往宁波天童寺、阿育王寺访旧。在此期间,曾读《斯大林传》,对共产党员的体力与精神素质颇感叹。2月2日-4日,于宁波延庆寺讲《菩萨学处》。作《中国应努力世界文化》。在宁波期间曾作诗《奉奘(年)老》,为太虚最后诗篇。6日,至慈溪普济寺。后作《致摩诃菩提会书》、《佛教不要组政党》以及《呼吁美英苏倡导世界和平》、《国内和平的前途瞻望与中间调解》、《救西洋之乱即救世界之乱》。17日,因弟子福善之病,冒雪自宁波抵上海。3月5日,出席于玉佛寺召开的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第七次常务会议。7日,在玉佛寺召见赵朴初等,赠以《人生佛教》一书,嘱各勉力。12日,为玉佛寺前住持震华封龛,书"封龛法语",为太虚最后遗墨。忽脑溢血复发。宁沪杭甬间弟子闻讯皆来,多方医护。17日下午1时15分,太虚圆寂。时年59岁,法腊44秋。19日,善因主持行封龛礼。4月8日,自玉佛寺院至海潮寺行荼毗礼。10日,法尊等在海潮寺检得太虚法身所化舍利300余颗,心脏不坏,满缀舍利。5月25日,中国佛教会整理委员会、中国佛学会等团体在南京毗庐寺举行追悼大会,降重肃穆。全国各地也纷纷举行追悼会。

1949年·民国38年 1月6日,太虚灵骨入奉化雪窦寺塔,武汉、厦门、香港等地均分别建舍利塔以纪念。